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搬家 > "要轻轻地扔,让石子贴着水面跳。"他教我。 要轻轻地扔田常规就笑着道 正文

"要轻轻地扔,让石子贴着水面跳。"他教我。 要轻轻地扔田常规就笑着道

2019-09-28 17:51 来源:烧瓤鲜沙虫网 作者:大发 点击:786次

  万丽走进田常规办公室的那一刻,要轻轻地扔田常规就笑着道,要轻轻地扔小万,你比我估计的还来得晚了一点,说明我对你的能力还是估计低了呢。万丽心里顿时一热,又顿时一惊,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田常规眼里,恐怕连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他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她这一次直截了当地说明自己的想法来见田常规是完全正确的,而在片刻之间,她又再次提醒自己,在田常规面前,不要有丝毫的掩饰和伪装,真人面前不说假,明人面前不装蒜。万丽说,田书记,我犹豫斗争了几天,才决定来求您的。田常规点头说,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同志,不到迫不得已,不会来找我的麻烦。

在耿志军的问题上,,让石子贴惠正东果然是咄咄逼人,,让石子贴步步逼进的,这与他平时对部下温和体贴的态度大相径庭,惠正东说,万区长,我希望,你今天就和耿志军谈一谈,这事情,宜早不宜迟,要知道,仅在南州市,要想抢耿志军的人,可不是三个两个啊!万丽说,我也在想,他把报告打上来,很可能已经有了出路。惠正东点头说,可能性相当大。万丽说,那,既然他有了退路,再跟他谈,您觉得会有用吗?尤其,是我去跟他谈,会不会是适得其反?在恍恍惚惚中,着水面跳他万丽跟着大家进了会场,着水面跳他发现会场上每个人都有席位卡,这也是比较少见的,平时开会用餐什么的,放个席位卡还属正常,但今天是一个毕业班的毕业典礼,每个人都放席位卡,有这个必要吗?果然,不光是万丽,其他同学也都注意到了这个现象,有人奇怪地说,咦,连我们也都有席位卡啊?周书记听到了这个同学的话,先朝主席台看看,又朝台下看看,笑了笑,说,黄校长啊,我知道你们的用意,让我也认识认识这个班的同学嘛,是吧?黄校长赶紧说,正是,正是。周书记又笑道,这也是在批评我嘛,我一直说要来了解这个班,要关心这个班,哪知忙来忙去,忙到最后一天才来。黄校长又赶紧说,周书记,您能来,就是对我们极大的鼓舞了,省委书记来参加我们一个班的毕业典礼,这在我们党校还是头一次呢。周书记又呵呵地笑了。

  

在姜银燕的话语声中,教我电话从万丽手中滑落下去,教我万丽“嗷”的一声突然暴发出尖厉惨烈的哭喊声,惊醒了已经熟睡的孙国海丫丫和保姆老太,他们一起跑了出来,吓呆了似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孙国海扑过来紧紧地搂住她,万丽痛哭着说,康季平,康季平,康季平死了,康季平没有了,没有了,康季平没有了!整个的人都瘫在了孙国海怀里。丫丫走过来,轻轻地拉住万丽的衣服,说,妈妈,还有我呢,我是丫丫。孙国海也说,还有我呢。万丽转身紧紧搂住了丫丫,仍然哭着说,丫丫,丫丫,康季平没有了——她憋过气去,一下子失了声,只看到她张着嘴哭,只看到她的眼泪哗哗地淌下来,却听不到一点点声音。在接下来的发言中,要轻轻地扔周书记隔一会儿就和董部长或吴部长耳语几句,要轻轻地扔他的表情依然平常,平常得好像他不在说话,也不在思考,但董部长和吴部长都有点表情外露了,他们紧皱眉头,分明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面的同学发言了。过了一会儿,董部长离席了,到主席台边上,把黄校长喊走了,到了台后,过了一会儿,就有人从台下把坐在同学中间的班主任沈老师也喊走了,他们三人离开了一会儿,又回过来,坐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接着听发言,下面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细心的人会注意,沈老师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报纸,但沈老师只是拿在手里,也没有翻开来看,所以即使是坐在沈老师边上的人,也不知道这报纸是怎么回事。在每一个走着仕途的人来说,,让石子贴这一种束缚,与生俱来,又与生同在。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悲也在此喜也在此。

  

在市委办公室这一头,着水面跳他工作也受到相当的影响,着水面跳他因为来信来访多起来,信访处忙得焦头烂额,一向勤恳工作从来没有怨言的傅处长也忍受不了,向向秘书长叫苦了,他抱着一大堆的来信和上访记录给向秘书长看,向秘书长正在修改秘书处写的一篇稿子,他让傅处长把材料先留下,等他有空了再翻翻。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教我外向型经济在南州市的城乡迅速升温,教我每一级的党委政府,都把指标下到下一级,创办合资独资企业数,就是干部的工作表现,就是考查干部的标准,还与干部的工资奖金挂钩,所以一时间,村村寨寨都使出浑身解数去招商引资。港商台商,外国企业,纷纷来南州考察,人们欢欣鼓舞,只等着合资、独资企业如雨后春笋,在南州的城乡蓬勃地生长。但事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外向型经济的发展碰到了一只巨大的拦路虎,那就是普遍存在的交通问题。交通问题处处都有,但南州的情况更特殊,南州是水乡,四通八达的水道很多,过去用船载人载货比较多,因此在公路建设方面,就比别的地区相对缓慢落后些了。本来水乡小船吱呀吱呀的,是一种特色,是一种令人向往的景象,现在成了很大的负面因素。外商坐了飞机,转火车,转了火车又上汽车,这才到了乡政府,要想深入到投资办企业的第一线,说不定还得坐上突突突的机帆船走一段,经过这么七绕八转,头都晕了,时间也耗去无数,你的地再便宜,劳动力再低廉,市场再大,他也没有胃口了,打两句哈哈,就跟你再见,其实是再也不见了。

  

在吴部长讲课前后,要轻轻地扔他的秘书一直没有出现,要轻轻地扔这时候秘书从外面走进来,侍在吴部长身边,吴部长指着万丽对他说,小苏,这位是我的小同行,以后要是来找我,你不许挡驾啊。小苏笑着点头,跟着吴部长往外走。只见聂小妹迅速地站了起来,拿着笔记本离开座位追上吴部长,说,吴部长,替我签个名吧。吴部长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我签什么名,我又不是歌星影星。聂小妹说,我以前不熟悉吴部长,但是今天听了您的一堂课,我就是您的追星族了。吴部长笑道,好,好,就签你一个啊,你叫什么名字?聂小妹说,我叫聂小妹,南州市长洲县的。吴部长说,长洲县,我去过。一边说,一边念叨着,聂小妹,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好。一边写下了一句什么话,就将本子交还给聂小妹,仍然对大家摆摆手,抱歉地说,时间关系,不能一一给你们签了。走了出去。

在医院抢救室外的走廊上,,让石子贴万丽看到了余建芳,,让石子贴她正焦急地在走廊里转来转去,万丽走近了才发现余建芳容颜憔悴,两眼通红,吓了一跳,赶紧问,谁在抢救?余建芳带着哭腔说,朱部长。万丽开始还一愣,没有想到是哪个朱部长,但片刻之后忽然明白了,是向问前任的南州市委组织部朱部长,当年机关里曾经传说余建芳到他面前去哭了一通,就从妇联哭到组织部去了,但后来不知为什么余建芳又主动要求离开组织部,调到宣传部,再后来,干脆宣传部也不干了,回到了元和县老家,关于这些事情,机关里风言风语也传过一阵,但毕竟余建芳人都离开机关了,后来也就没有人再有兴趣多说她了。最后,着水面跳他莱特笑眯眯地说,着水面跳他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闻书记,中国的老话是这么说的吧。在这样的场合下,闻舒是受制的一方,莱特是制约人的一方,只因一个钱字,别说闻舒自己,万丽看在眼里,心里都替闻舒难受,但闻舒却仍然表现得十分大度十分从容,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对莱特的钱志在必得的感觉,他也笑眯眯地说,莱特先生的想法非常好,对中国文化也理解得非常透彻,但我们中国人还有句老话,叫桥归桥,路归路,莱特先生听说过吗?莱特显然没有思想准备,跟着闻舒的口气念叨了一遍,没有体会出其中的含义。他倒也实在,便摇了摇头,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就是一辈子努力,恐怕也学不到一点皮毛呀。闻舒点头道,莱特先生真是个中国通啊,我刚才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投资旧城改造和收购电缆企业,是两回事。莱特赶紧点头,那当然,那当然。

最后全班一共定了十位同学准备发言,教我果然是没有聂小妹和高洪的份儿,教我在确定人选的过程中,聂小妹也曾试图打破一个地区只能一个人发言的不成文的规矩,但她的话一出口,立刻被其他地区来的同学反对掉了,聂小妹脸色很不好看,但还好,毕竟没有说出不得体的话来。最后叶楚洲说,要轻轻地扔万丽,要轻轻地扔这一两天里,你要是有空,我再请你吃顿饭,算是告别宴会了。万丽一惊,她一直以为叶楚洲还在等她的答复呢,就在两天前,叶楚洲还特意打电话来问她,考虑好了没有,考虑得怎么样了。这会儿叶楚洲突然这么说话,万丽有些发愣,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但这次应该我请你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客人,我是主人,哪有都叫客人请客的。叶楚洲说,好,你请。

最后一天晚上,,让石子贴万丽和林美玉在整理行装,,让石子贴房间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林美玉接了,对万丽说,找你的,一个广东口音的男人。万丽也有些意外,去接过电话,听到对方说,请问是万小姐吗?果然是夹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但万丽还是从这话音听出一种久违的熟悉,她脑子里两根线一搭,忽然脱口而出:是叶楚洲?电话那头叶楚洲笑起来,说,万丽啊万丽,不愧是万丽,刚才林美玉听电话,就反应不过来嘛。旁边林美玉听见万丽说出叶楚洲的名字,不由撅了撅嘴,说,叶楚洲?那他为什么装出不认得我的样子?叶楚洲在电话那头说,万丽,我就在你们宾馆楼下,你出房间,坐电梯到顶楼旋转酒吧,我请你喝XO。最后只得由康季平坐了主位,着水面跳他大秘坐康季平右边,着水面跳他万丽坐大秘右边,肖世平坐万丽右边。落座的时候,肖世平笑着跟康季平说,人算不如天算,你算来算去,也没有算到和万丽坐一起,还是我算得准。席上只有万丽一位女同志,大家的话题多半围绕她来说,或者由她的话题引申开去,因为知道了万丽和康季平是同学,又知道肖世平和康季平的太太是同学,大家的话题都离不开同学了,忆旧的忆旧,感叹的感叹,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有涉及到官场的话题。

作者:许订终身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