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声影区 > "好,现在谈第三条:互相忠实,而又互不干涉。" 第三条互相大家开始喝汤谈汤 正文

"好,现在谈第三条:互相忠实,而又互不干涉。" 第三条互相大家开始喝汤谈汤

2019-09-28 17:47 来源:烧瓤鲜沙虫网 作者:我是谁 点击:640次

好,现在谈互不干涉“她是你什么人?”

张楠让保良入席,第三条互相大家开始喝汤谈汤,第三条互相自然岔开这个话题。保良送口服液这事出乎张楠意料,让她非常满意。尽管她知道父母谁都不会在乎这份寿礼的厚薄,但保良有这个意识,老人总会高兴。而且以保良现在经济上的窘况,能花这样一笔大钱,不是一件小事,可能因此一两个月只能啃馒头咸菜,也未可知。张楠声调安静,忠实,而又却把交谈弄得一丝不苟:忠实,而又“如果仅仅是同乡,不会在电话里那样撒野。你其实不必否认,你有你的生活我早该想到,我只希望你如实告诉我,我是不是成了一个第三者?”

  

张楠是在接到保良打来的电话后才知道他已到了楼下,好,现在谈互不干涉她没让他上楼,好,现在谈互不干涉公司里人多眼杂,与保良见面多有不便。她离开办公室匆匆下楼,在电梯门一打开的同时,她第一眼就看见保良一个人站在一楼的电梯门前。她用眼色示意保良随她往一个僻静的过道里走,再回头时才发觉保良的一只腿瘸得厉害。她刚想问这是怎么回事,整个身体已紧紧被保良抱了起来。张楠是在追踪的路上听见保良用她的手机给一个叫金探长的人打电话,第三条互相才明白他们正在跟踪的,第三条互相是一个姓马的嫌犯。金探长问了他们所在的街区,嘱咐他们既要跟住,又要注意隐蔽。他还问到了张楠,保良告诉他他是坐在他女朋友的车上。金探长让他们务必镇定,他们会马上赶过来的,他们只要跟出下落即可,不必采取其他行动。张楠说:忠实,而又“今天不行,忠实,而又今天我没准备好。”又说,“我爸妈又在家,我做什么事都喜欢做得痛痛快快的,不喜欢偷偷摸摸,特别是第一次,我不想印象不好。”

  

张楠说:好,现在谈互不干涉“可我如果不跟你上床,你怎么解决?”张楠说:第三条互相“拿去吧,如果你父亲真的需要。”

  

张楠说:忠实,而又“那好,咱们就这样说定!一言为定!”

张楠说:好,现在谈互不干涉“人,人包括多了,主要喜欢哪些方面,喜欢跟我上床?”保良遭马老板暗算这事,第三条互相在兄弟心中激起极大愤慨。有钱人居然如此不可冒犯,第三条互相以为有钱就能无法无天。刘存亮出主意让保良穿上警服找马老板去吓他一吓,这种老板一般都不清白,见到警察都会害怕。吓完之后你就以警察身份让他交出权虎的地址电话,我们哥俩再扮成公安局的便衣配合你做做声势,这样一来他肯定傻掉,肯定就能如实招来。

保良早听姐姐说过,忠实,而又母亲在嫁给父亲之前,也是富人家里的大小姐呢。保良摘下了左耳上的耳环,好,现在谈互不干涉他把耳环端到姐姐面前,好,现在谈互不干涉他坚定地说:“这是妈给我的,她让我带着它找到你,妈说你看见它一定会想家的!姐,妈给你的那只耳环呢?妈在你结婚的时候送给你的那只耳环呢,还在吗?”

保良站了片刻,第三条互相直到慢慢适应了这里的气味和光线,第三条互相才得以在胡乱堆放的杂物中寻找煮药的砂锅。那些堆放在表面的东西,多为被褥及破旧衣物之类,还有少量书籍,打捆码在一只巨大的五斗柜的柜顶。这只五斗柜塞在这间刀把房的里端,几乎占据了“刀背”的整个墙面。保良移开堵路的木箱铁桶,还有一辆掉了把的山地车,才把五斗柜的抽屉勉强拉开。保良站起来,忠实,而又瘸着一条腿拉起菲菲,忠实,而又拧着她的胳膊往小屋里推。菲菲使劲甩开保良,把保良甩了一个趔趄。保良胡乱地穿上衣服,发狠地说了一句:“你不让我睡我上别处睡!”他拉开门要走,菲菲突然扑过来了,万般恳求地抱住了他的腰身。

作者:龙凤茶楼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