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出类拔萃 > 易易的? 你可以去C城看看自己的母校 正文

易易的? 你可以去C城看看自己的母校

2019-09-28 05:39 来源:烧瓤鲜沙虫网 作者:租赁 点击:203次

  昨天,易易王胖子在报社宿舍里找到我,易易笑嘻嘻地说:"给你一件美差,到D地去采访一次。山明水秀的地方啊,可以散散心。而且D地离C城很近,高兴的话,你可以去C城看看自己的母校。路费,我给你报销!"

这就是他的表达感情的方式了。我扭转脸,易易不去看他。这就是她的"革命需要",易易她还要归个什么队呢?

  易易的?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生活得无色无香,易易但也无风无浪。要知道,易易色香的后面常常紧跟着风浪。有人注意你,就有人要破坏你。谁也不注意你,你就平安无事喽!这句话打动了她?她把头转了过来,易易两眼正对着我了。孙悦的眼睛不大,易易而是细长,所以显得温柔、和气,其实呢?是个厉害角色。你听她说了什么话:这里,易易是校园最冷僻的一个角落。种着灌木。低矮、茂密。是谈情说爱的地方。就在这里,我对何荆夫......那是一种什么感情呢?

  易易的?

这里,易易是有一个道德问题吧?这里有一片空地。原来是一块像毯子一样的草坪,易易现在长满了茅草。据说园林工人为了报酬问题在闹情绪,易易不肯卖力。是"生产关系"的问题。在精神生产领域里,有没有一个生产关系的问题呢?弄得不好,也会把绿茵茵的草坪变成一片茅草的吧!奚流正在抛出绳索,要捆住何荆夫。而我,是被派来把绳索收紧的。

  易易的?

这明明是要用"通路子"、易易"走后门"的手段了。我知道,易易这路子比原来的路子要见效。因为傅部长是出版社的顶头上司,老张不怕C城大学党委可以,不怕傅部长就不行了。出版系统的人谁不知道,老张和傅部长在以往运动中结下了疙瘩,关系一直很紧张。可是,我是否值得卷进去呢?

这时,易易厚英真是祸不单行。她在单位里受批判的同时,易易家庭里的危机也爆发了。厚英和她的丈夫原是中学里的同学,可谓青梅竹马,后来一同到上海读书,一个考进华东师大读中文,一个在同济大学读建筑,毕业之后,厚英留在上海作协工作,男的分到安徽芜湖,那时强调统一分配,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结婚之后,特别是有了小孩之后,厚英多次要求调动工作,愿到芜湖去与丈夫团聚,但是不获批准,说是革命工作需要她留在上海,她只好把孩子送回老家去请父母代为抚养。分隔时间一久,夫妻间感情就疏远了,以致出现了裂痕。后来,丈夫有了外遇,提出离婚要求,厚英无论怎样委曲求全,也不能挽回他的心意,只好离婚了事。这对厚英的打击很大。后来又发生了因与闻捷谈恋爱引起的风波,和闻捷的自杀,这使她的精神几近崩溃。我的心紧缩了。原来姓许的这些天来谈的就是这件事!易易何荆夫是什么人?来过我们家吗?我一点也想不起来。我想听听妈妈怎么说。可是妈妈停了好久都没说话。

我的心紧缩了一下。我感到遗憾吗?我从来不这样去问自己。应该得到、易易可以得到的东西,易易而没有得到,这是值得遗憾的。可是,你本来想的都只是幻想,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得到,理所当然,有什么遗憾的呢?那个当初与我"分化"了的男人,现在也生活得很好。他会顺乎潮流,总漂浮在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而且善于躲避一切危险的碰撞。你能为他没有受到应有的报应而"遗憾"吗!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受到报应而没受到报应的人何止他一个呢?比他大得多的人还有的是,你能一天到晚去"遗憾"吗?世界又会因为你的"遗憾"而改变自己的模样吗?我的心里立即闪出了几个人的形象。一个是我的同班同学小谢,易易归国华侨。就因为他母亲在国外开了一爿小店,易易奚流不让他出国探亲。鸣放时,他对奚流提了意见,就被打成了有派。他去劳教了许多年,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母亲。现在,他平反了,才把这一切向母亲公开。可是年老的母亲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疯了。至今还住在外国的医院里。我送他出国探亲的时候,他泣不成声啊!还有何荆夫,就是为了给这位同学鸣不平,也成了右派,被开除学籍。一想起这些,连我都感到自己有罪,为什么奚流反而无动于衷呢?但是,我什么话也不想对奚流说了。我只希望快点离开这里。我问奚流:"还有事吗?"

易易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我对她说:"我最喜欢这样的灌木。"易易我的心碎了。大人只知道他们的心会碎。孩子的心也会碎的。我一见妈妈的眼泪心就碎。泪水顺着我的腮帮往下流。

作者:快递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